地球上权力最大的地方足协

中国足协的荒诞之处在于它是地球上权力最大的地方足协,而它办过很多草台班子才办得出来的事。

1999年中国足球乙级联赛,毅腾连铁和绵阳丰谷并列小组第二,但只有一支队伍能晋级八强。中国足协提议抽签定生死,抽签方式是两队分别选“单”、“双”,然后各从0到9的数字中抽出一个数字,两个数相加,如果之和是单数,选“单”的球队晋级,如果和是双数,选“双”的球队晋级。结果,其中有一方抽到了9,他说是9,问题是,这个数倒过来看就是6。对方认为是6。

6和9一个是奇数一个是偶数,差别很大,到底是6还是9,足协自己也说不清。最后只能强行算9,定了淘汰赛名额。

话说,抽个签决定大小,为什么要搞这么复杂。所以后来遇到同样的情况足协也学聪明了,2002年他们用抽扑克牌的方式决定联赛亚军季军名次,代表深圳抽签的谢峰抽到了黑桃Q,代表北京国安抽签的魏克兴抽到了梅花J,所以深圳拿了个亚军。

有人说,冠军以外,所有排名都一样。中国足协以自己的专业践行了这句玩笑话。

抽签决定名次这种事太低级,不太严肃,足协总是要进步的。为了国家队备战2002年世界杯,足协取消2002赛季的升降级,然后严肃地设计了一套捆绑2002赛季和2003赛季两年成绩的总排名方式,以决定2003赛季的升降级名额。这个设计导致那年出现了奇观:重庆队最后一轮必须输球才可能保级,赢球则肯定降级。

2004年的世界杯预选赛小组赛,中国队因为少1个净胜球无缘晋级十强赛,可是终场哨响后场上球员还不自知。据说是因为天河体育中心的网络信号不好,足协人士没法第一时间得知另一场比赛的比分。比赛结束时,主席台上的足协官员一度以为双方净胜球一样,要打附加赛。

很多年后,中国足协的掌门人换成了正儿八经的企业领导,但设计能力还是很差。他们在疫情之下操办了2020中超赛季,为了给国家队空出漫长的备战时间,把联赛性质改为杯赛性质,于是这套赛制出现了一个奇葩漏洞——如果一支球队全年22场比赛21负1胜(算上附加赛),它也能完成保级任务。

这两年足协搞了个引援转会费限额,国内球员转会费不准高于2000万人民币。可是卖人的俱乐部不就没钱挣了?各俱乐部想到同一个办法:我花1亿买5个人,其中有1个是线个是踢不上球的小孩,办转会合同的时候平均算,每个人都刚好2000万,不超标。

你在暗渡陈仓,足协也知道你在暗渡陈仓,你也知道足协知道你在暗度陈仓,但有时候足协自己就是那个点着火把带路的人啊。

中国足协强制职业俱乐部名称中性化,以为联赛从此直接从企业化向职业化迈进。这事儿很多年后大概率会很成为一个笑话。

波普尔告诉我们,一个东西如果还不能证实,那就尝试证伪。甘肃天马、深圳红钻、辽足、重庆FC、广东华南虎、丽江飞虎……

中国最成功的中性俱乐部申花,成功在历任股东认这个名字,它已自成独立品牌。国安这个名字成功在中信国安投足球不间断搞了20多年。这都跟中国足协没有什么关系。

中性化意味着投资人的广告效应打折,品牌回馈可能也就值一个胸前广告的钱了。私企投资人在已经压缩投入的情况下还将进一步压缩。比如,广州队要清洗保利尼奥和塔利斯卡。

当然了,海港队不会清洗奥斯卡,因为他们的投资方搞足球从来不是为了赚钱,也不是为了给企业做广告,而是,不说了。

投入减少的情况下,看球的人少了,转播商本来就欠下的版权费还得重新谈,职业联盟本来画出的分红蛋糕不仅不会从7000万上升到2亿、3亿,反而很可能从7000万降到1000万。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俱乐部赚不到钱,又不能给自家股东做宣传,眼看老股东搞得意兴阑珊,新股东要进来干什么。进来之后还要培养良心。

可是前段时间中国足协官方还说过目标是第六大联赛。足协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啊。

中国足协奇怪就奇怪在,几乎没做过什么一眼看上去就很漂亮的事。是我们太肤浅了,还是足协太深刻了。我也不知道。

有人喜欢说,足协也无辜,有时身不由己。这点我同意啊,但这话不能多说,说多了,我就不同意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