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足年薪不足男足月薪的二分之一?影响足球运动员收入的因素有这些

大年初一,中国男足在世界杯预选赛上以1:3不敌越南,而与男足形成对比的是,几天后在亚洲杯赛场上,中国女足绝杀韩国女足,时隔16年再夺亚洲杯冠军。

一番对比之下,大众对男女球员的待遇差异产生了兴趣。网传女足年薪不足男足月薪的二分之一,两者收入差距数十倍之多。

根据《德国转会市场》中国区管理员朱艺在采访中透露,中国女足国家队球员的年薪根据所在球队参差不齐,目前一般在十几万元到一百多万元(税前)之间,年薪税前超过200万元(人民币)是极少数个案。

以中国女足头号球星王霜为例,据报道,在天津队时,王霜的年薪在100万元(人民币)左右;而2018年加盟法甲豪门巴黎圣日耳曼后,年薪更是遭遇“折扣”,下降为50万人民币左右。

根据2019年全球体育薪酬调查的结果,中超联赛球员的平均薪酬达到了800万人民币左右,位居全球第十一位。而此前,广州恒大国脚的年薪高达2000万元甚至3000万元(人民币)。

并且,部分归化球员的年薪更是丰厚。根据杂志《finance football》2020年公布的数据,艾克森的年薪达到8400万元(人民币),平均下来日薪达23万元,3天的薪水便超过王霜的年薪。

据《福布斯》的统计,2017年巴西前锋内马尔的年薪达到4380万美元,比七大顶级女子联赛中所有参赛女子的薪资总和都高;而澳大利亚前足球明星蒂姆·卡希尔在2016-2017年赛季中的薪水达到370万美元,也高于当年参加澳大利亚女子足球联赛的181名女性运动员的收入总和。

据麦考瑞大学教师基思·拉斯伯恩的统计,2019年男女足世界杯奖金总额的差距,更是达到了3.7亿美元之巨。

许多网友认为,是因为国家对女足的轻视,才导致了男、女足运动员在收入上差距悬殊。但这是一个误解。足球运动员的薪资主要来自其签约的俱乐部,而女足俱乐部与男足俱乐部在年收入上有较大差距。

根据国际足联2021年5月发布的《国际足联基准报告:女子足球》(《fifa benchmarking report – womens football》,以下简称为《报告》)报告,中国女足俱乐部的平均年收入达110万美元,约为人民币700万元。而这已位居全球女足俱乐部平均收入的第二名。

全球女足俱乐部的平均收入仅为50万美元(约为人民币318万元),66%的俱乐部收入低于30万美元(约为人民币190万元),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俱乐部也仅占13%(约为636万人民币)。

而早在2016年,中超俱乐部的平均收入就达到了4.43亿元人民币,相当于女足俱乐部的60多倍;2018年中超俱乐部的平均收入更是达到6.87亿元。

《报告》显示,中国女足俱乐部的110万美元平均年收入,分别来源于赞助商、协会、比赛收入、节目制作与播放等,其中,赞助商、协会占大头,占比分别为42%、26%。而赞助商的背后则是商业市场逻辑,有关注度,便有商业赞助。

首届男子世界杯于1930年7月举行,当时共有来自三大洲足联的13支球队参赛;而第一届女子世界杯晚了近半个世纪,于1991年11月在中国举行。由于发展较晚,相较于男足,女足的注册球员数较少,在竞争上也不如男足激烈。例如,即将举行的第22届男子世界杯中,将有32支队伍参赛,而女足世界杯在2015年才首次达到24支队伍,要到2023年参赛球队数量才能与男足持平。

关注度上,根据国际足联的数据,2018-2019赛季中国女足联赛的平均观众人数仅为1840人,而观众人数最多的美国联赛也不到8000人。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同一年的中超联赛中,场均观赛人数达到了23464人,比女足联赛一年当中观众最多的比赛还多了一倍。

由于关注度不高,女足俱乐部在转播版权收入与赞助上无法得到男足俱乐部同等的待遇。

2015年体奥动力用5年80亿元的价格拿下中超独家转播权,中国足协是中超公司最大股东,占36%,5年内可以获利10亿元;而同年乐视赞助女超联赛转播,提出的金额是5年1200万元,远低于中超俱乐部一年的转播分成。

而在品牌赞助上,男足获得各顶级赞助商的大力支持。耐克每年赞助球衣费用超过1亿元;中国平安冠名中超费用在1.5亿至2亿元之间;此外,中超联赛的赞助商更是多达15家,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数据,2020年,中超联赛总赞助金额达到3.08亿元,覆盖13个行业。

而相较之下,女足的赞助商屈指可数。据报道,女足的赞助商分为两类,一类是包括耐克、蒙牛、中国平安等10家在内的“中国之队合作伙伴”,虽然看似数量较多,但这一类赞助面向足协的7支队伍,并且与中国男足的联系更加紧密;而另一类是“中国国家女子足球队合作伙伴”,目前仅有“人人车”和“小红书”两家,并且皆为2021年7月才完成与中国女足的签约。

虽然中国男足与中国女足的年薪差距,有合理性的因素,但不得不承认,男足收入存在泡沫,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前几年沸沸扬扬的“金元足球”。

“金元足球”是指不计成本,以天价邀请国内外顶级球员与教练,以财力打造一支豪华的足球俱乐部。据统计,在2008年,整个中超联赛的薪金总额为4亿人民币,摊到每个球员上年薪也就73万元;随后各大俱乐部开始加大投入,从国外大手笔挖来外援。俱乐部引援投入在2010年后持续走高,2012年为3453万欧元,2017年,引援投入达到4.03亿美元,比2012年翻了近11.5倍。本土球员收入也水涨船高。

这样畸形的发展模式终将难以维持,疫情爆发之后,许多俱乐部的经营危机都充分暴露了出来。例如,2021年2月28日,刚刚在上个赛季夺得冠军的江苏足球俱乐部发布公告称,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并宣告解散,这在中国职业足球史上还是首次。

2021年3月19日,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在采访时也表示,中国足球在泡沫下,真有可能到“坍塌”的地步,“中超俱乐部的投入普遍在每年七八个亿,甚至十几、二十个亿,全世界仅此一例。中超俱乐部的投入是日本联赛的3倍,中国球员的工资是日本球员平均工资的10倍,大家都难以为继。”

2020年12月14日,中国足协在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专项治理工作会上宣布“最严限薪令”:从2021至2023赛季,中超俱乐部每赛季的投入总额不得超过6亿元人民币;中超本土球员顶薪为税前500万元人民币,外援顶薪为税前300万欧元。

在限投、限薪的管控下,2020年赛季冬窗被称为“最冷清转会市场”,中超俱乐部的总投入回归至2011年水平。

随着男足俱乐部逐渐“冷静”,女足则随着亚洲杯夺冠获得了更多的支持与关注。本月6日,中国足协中国之队官方合作伙伴蒙牛乳业给予中国女足1000万元(人民币)现金奖励;7日,支付宝称将给予球员1000万元(人民币)奖励,给予教练团队300万元(人民币)奖励;此外,中国女足还将获得亚洲杯的冠军奖励。

虽然从全球范围来看,女子体育获得的赞助份额较少,但根据德勤发布的《女子体育兴起:迈向商业化之路》报告,大众对女子体育的关注度逐渐提高,随着收看人数、媒体报道的不断增加,女子体育的商业市场也在不断扩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