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喇叭》还在广播啊!

2009年,《小喇叭》成为卓越亚马逊音乐排行榜最大的黑马,似乎迎来了第三个春天。

“六一”儿童节的快乐味道还弥漫在空气当中,如果打开记忆的八音盒,我们是不是能听到这样的声音,“嗒嘀嗒、嗒嘀嗒、嗒嘀嗒 嗒 嘀 小朋友,小喇叭节目开始广播啦! ”《小喇叭》伴随了新中国三代人的成长,2009年,《小喇叭》成为当年卓越亚马逊音乐排行榜最大的黑马,突然受到“妈妈粉丝团”的追捧。近日,《小喇叭》节目组“元老”李晓冰接受了记者采访,他感叹现在对于《小喇叭》而言,显然不是最美好的日子,却也并非最绝望的年景,“我希望能在已经密不透风的天空中挤出一条缝,再开辟出一条儿童频率。 ”

1984年,23岁的李晓冰大学毕业,走进《小喇叭》编辑部,大学毕业被分配到这里工作,在当时既是一份荣耀更是不可多得的机会。“我是北师大中文系儿童文学专业毕业的,在学校读了那么多儿童文学名著,可到《小喇叭》的前半年,一篇稿子都没播出来。”李晓冰说,当时编辑部里的老师个个都是作家,对稿子要求非常严格。稿子除了编辑审、领导审,最后还要“小朋友说了算”。编辑写好稿子后,得拿到幼儿园去,面对面地念给孩子听,然后,再让孩子们复述一遍,通过察言观色看他们的反应,如果儿童语言运用比较好,故事生动有趣,孩子就能完整复述出来;如果复述不出来,说明稿子还不成熟,要拿回去再改;如果孩子听的时候就开始做小动作,甚至听一半就走了,那这篇稿子无疑是失败了。

上世纪90年代,是广播最低潮的10年,新鲜有趣的外国动画片一下子抓住孩子的眼球,《小喇叭》快没人听了。和李晓冰同期来的几位年轻同事纷纷转到更需要人才建设的新闻节目组,李晓冰也犹豫了,要不转行干电视去?但他最终还是留在了《小喇叭》,“一方面我还是喜欢广播,另一方面,我实在舍不得《小喇叭》。 ”进入90年代,来信越来越少,反馈的声音不见了,《小喇叭》甚至走到了生死去留的边缘。2000年后,汽车收听和网络广播的普及虽然让《小喇叭》重现生机,收听率上去了,来信又多起来,然而,儿童广播的辉煌却是一去不复返。

2010年,一则新闻报道:谁也不会想到,《小喇叭》竟然成为2009年卓越亚马逊音乐排行榜最大的黑马。榜单一经公布,引来无数网友唏嘘。而使《小喇叭》PK掉俞澋明和梁静茹、打进总榜单第四名的原因,竟是背后拥有强大网购势力、来势凶猛的“妈妈粉丝团”。与《小喇叭》同时入围前十的还有“迪士尼”,但“洋货”终究不敌“国货”人气高,只排第七位。

《小喇叭》仿佛一夜之间迎来了第三个春天。李晓冰说,他仿佛从没怀疑过《小喇叭》的影响力,“50%的孩子来信说,是在爸爸、妈妈的车上听节目的。”一切又都转好了,节目组里来了充满青春时尚气息的年轻人“春天姐姐”;播出时段调回晚上八点半了;家长随时可以为孩子点播节目;今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更规划将《小喇叭》50多年来脍炙人口的经典童话拍成动画片。 据《北京晚报》报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